实际上是留给其他纳税人

2020-11-23 10:46

“不能把缺口完全留给公共财政,实际上是留给其他纳税人。否则不仅不公平,也带来公共财政不可持续和国家治理的危机。”财政部部长楼继伟3月22日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“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5”上谈社会保险时如是表示。

楼继伟表示,社会保险的政策设计要综合考虑人口结构的变化、人口流动、代际可持续等情况,需要往后想50年或者更长的时间,要调动当代人的积极性,强化个人责任,要建立一个自身能够精算平衡的制度,不能把缺口完全留给公共财政。在他看来,留给公共财政,实际上是留给其他纳税人,不仅不公平,也带来公共财政不可持续和国家治理的危机。

“这样做当然不能说完全地不公平,但能不能提出或找到更为公平的办法呢?”楼继伟表示,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划拨部分国有资产,充实社会保障基金,以及适时降低社会保险费率。

楼继伟坦言,这项任务有很长的路要走,“但是中国人口老龄化快速来临,时不待我,必须抓紧。”

1997年以前,职工没有养老保险缴费,实际上扩大了国有企业的资本积累。同时国家预算大量投入国有企业,这样从两个渠道造成了巨量的国有资产。

“划拨部分国有资产补充社会保险基金,就是针对视同上缴而造成的养老保险金的缺口,从而在此基础之上就有条件适时降低社会保险的费率,”楼继伟称,“如果没有这个划拨补缺口就没有条件降低费率,这是我对三中全会相关表述的理解。”

现在大家往往认为社会保险是公共财政属性,楼继伟强调道:“首先有一点,社会保险是保险的属性,这点是要强调的,必须坚持精算平衡。”

关于2014年中央和地方预算执行情况与2015年中央和地方预算草案的报告显示,2014年全国社会保险基金收入39186.46亿元,其中,保险费收入29104.1亿元,财政补贴收入8446.35亿元。全国社会保险基金支出33669.12亿元。剔除财政补贴因素后收不抵支。楼继伟称,社会保险对财政的可持续会有巨大的影响,我们必须考虑长远。

北京大学经济学院风险管理与保险学系主任郑伟预测,2011年至2100年的90年间,在“中成本情况”下,养老保险基金的综合精算结余是-12%。如果要弥补精算缺口,90年间所需外部筹资金额占财政收入的平均比重为11.64%,“连续90年间每年拿出一成多的财政资金用来补贴养老保险,怎么可能?”

值得注意的是,我国社会养老保险制度是1997年开始逐步建立起来的,在此之前企业和职工并没有养老保险缴费,而这些职工进入新的养老保险体系,是作为视同其缴过费来对待的,从而造成了后代人必须提高缴费率,来补充老人未交费造成的缺口。

此外,楼继伟还强调要坚持社会保险的精算平衡原则。“要坚持社会保险的保险属性,没有保险属性就没有精算原则,”楼继伟称:“所谓精算必须要参考社会平均工资的增长水平、投资收益率、期望寿命、人口增长率、老龄化的速度,定期调整缴费率、给付率、最低的缴费年限和退休年龄,并健全多缴多得的激励机制,实现在全国统一基础上可持续的代际平衡。”